假如生命是租来的

文/夜探明灯/来源: 《祺文》第三期编辑: w88手机下载app转载请标明出处
阅读:113
分享
周末去某学校学习,英语老师看着底下“奄奄一息”的学生,这些号称未来管理精英脆弱地趴在桌子上让他差点崩溃,于是休息时推荐一首英文歌《life for rent》给大家听。
这首歌的演唱者是dido,据说是一位创作型的歌手,老师一边放一边简单地介绍歌词的大意,而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了。音乐是个空灵的东西,一旦与你的听觉产生共鸣时,便会产生化学反应。
“出来混迟早要还的”,一位同学嘴里蹦出这样一句话,让在场的有些同学差点喷嘴。“I haven't ever really found that I call home. I never stick around quite long enough to make it.”
一个流浪者的痕迹,晃晃悠悠地寻找一个家。走了这么久,我在寻找什么?窗外的耀眼的一缕阳光给了我幻想,然后我开始从一个城市往另一个城市不停地行走。有时寂寞时,独自一人在冷漠的街头来回地行走。“I apologize that once again I' m not in love. But it's not as if I mind that your heart ain't exactly breaking. ” 坠入爱河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没有了“关关睢鸠,在河之洲”,心不必零落。 
如果生命是租来的,这个假设给了很多人无限的遐想。它可以理解为不必太执着,你可以不学着去买单,潇洒地看着流水的世界。你可以不管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中拥有物质的多少,可以追求自己的精神喜好。你不必承受太多的责任,让自己的小船朝一个方向航行。
老师一边放着音乐时不时地哼上几句,然后用他魔鬼般男性声音唱上一句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,也让我抽回了思绪。这让我想到了齐豫唱的《橄榄树》这首歌,曾经风靡一时的歌曲。作词者三毛,一个让痴男怨女沉坠的女人。讲述着撒哈拉的故事,讲述荷西这个至爱的男人,一个神奇的世界,为了那梦中的橄榄树。人还是专一些好,如果有太多的顾虑,就很难去探险,很难跌倒了再爬起来。
脑子又浮现了顾城,那个黑眼神让那个时代彷徨,一个荒岛养鸡的故事,一位年少就写出《生命幻想曲》的天才诗人。精神的富有与物质的贫困,让这位当代广泛影响力的童话诗人过早地离去,还留下了世人众说纷纭的斧头事件。才与人不一定相关,可能相融也可能排斥。生命是一对巨大的电磁,有时相吸有时相斥。
生命是租来的,像单价一样标上一个符号,作个等价物放在市场上吆喝,我看着繁华的世界与熙来人往的过客,痴痴地笑。
租来的生命
 
这是一朵等价无名的花
象形的符号开在大地的各个
角落
鲜艳如夕阳的霞光
披着金色的外衣 
剔透如早晨的露珠
亭亭玉立
这是一颗无色又无味的果实
沉甸甸地洒在秋天的田园里
你不必激昂只须购买
带着响亮的号角与赤道同行
 
而我
是租来的生命
一分一秒成长
一点一滴消耗
脸上开着坚硬的珍珠
白的泪痕
脚下种着丰盛的晚餐
绿的汗水
 
只是当花落时
我不再与星星攀比
我更愿像夏天的萤火虫
点亮杂乱的草丛,一闪一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