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水滢滢,石径幽幽

文/顽石已长满青苔/来源: 《祺文》第三期编辑: w88手机下载app转载请标明出处
阅读:154
分享
到家时已是午夜,侧身滑下肩上的背包,径直走向左边的浴房。忘记外衣被甩到了哪里,也想不起在池里泡了多久,水凉了,我醒了,墙角的小灯依然闪烁着蓝盈盈的光……
“山”是男人的伟岸,“水”是女人的柔美,“谷”是情人的小屋。
林坑的溪水润彻了赤红的巨岩,旺盛的生命在此得以孕育。两侧的茂林,尽头的竹海,那是幽谷的生命,那是溪水的孩子。
在这片绿色的中散落着的是旧时留下的古宅,屋顶是青灰色的,泛着袅袅的炊烟,是如此的平静安逸,让心境得以返璞归真。
廊桥可能是谷里最古朴的建筑,岁月已将他风蚀了百年。斑驳的廊檐上依然垂挂着去年的干草,流淌的溪水不断带走他剥落的残片。他就像是一位远古的老者,验证了人间的沧桑,讲述着千年的故事。
溪水流动的声音始终是山谷中的最基本的音符。它交织于白日里的忙碌耕耘,又独奏于星空下的宁静祥和。我很想带走一串音符,在疲劳是放松全身,在焦躁时平服心绪,但是那是有灵性的,也许一进入凡尘中它便会枯萎。
穿过古宅,随着石径走向山谷的深处,看到的是摇曳的凤尾竹,听到的是闪烁的鸟鸣声。渐渐的我感觉自身变得很轻,仿佛微风正在把我拂起;随后又感觉变得很软,似乎自己正被这轻柔的风所吹散……坐着……躺着……趴着……不知不觉地开始与她一同呼吸……
发发呆,念念她,遥送红霞天边落;潺潺涧,幽幽径,不觉寻梦三千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