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 BE A BETTER MAN

文/frank/来源: 《祺文》第三期编辑: w88手机下载app转载请标明出处
阅读:73
分享
一桩前前后后忙活了大半年的事,昨天终于告一段落。结束时感觉到的是饥饿和胃抽筋。结果应该是好的。 
要我失败的可能性自始至终都只有那1%,我比谁都清楚。 但意外的事很难预料。 
我,今天写下这点字,并不是要以祷告的方式对结果表示下希冀。 
想做的是另一件事。 而在那之前,我先给大家讲几段故事。 
第(一)个是关于王石的。 假设有天晚上,一被通缉的朋友逃到你家,来管你借钱。你借是不借? 王石面对这一情况时,他爽快地答应了。并在临别时说了句话:这钱是给你自首路上用的。 
第二个是关于勾践的。 一次,越国打了胜仗。庆功过后,一天,有几个兵头子带着手下到朝堂上闹事。 勾践先震住他们,然后询问所为何来。那些将军说:朝廷没有按事先约定的给他们封赏。 他再转问主管此事的大臣,原来是军队连续打胜仗,国家已赏无可赏。 勾践听了以后,毫不犹豫下了道命令: 1.所有奖赏按事先约定的执行;2.带头闹事的兵将一律处死,厚恤家属。 
第三个是一朋友午餐时遇到点情况,考我的。MIC去吃,会遇到什么情况。把他轰出去?还是礼貌地让他收起来?答案是:会有个貌似MANAGER的人,送上一个外卖袋,接着嘱咐你把东西装里面吃,最后相安无事地走开。 
原先一直抱有个想法。每件事都应该有不止一种的处理方式。 就像以上三个段子,只要我们够睿智、够冷静,总是能找到好的,正确的解决办法。 可是后来发现并不一定。 我们都会犯错,而在某些错误或是压力面前,无论你多么聪明、多么镇定都只能被迫地用另一个错误去掩饰它。 
比如:你杀了一个人。你对的方式,就是去自首,然后接受审判,枪决或者无期。 而恰恰在这时候我们只有靠再次地犯错才能博取到生存的机会。再比如:文革期间,许多人迫于周遭的压力,信口雌黄地迫害无辜的战友,朋友,甚至亲戚。他们都是错的。但处于那样的环境下,谁有勇气对错误说不呐。 
错误有时候是不能被纠正的,甚至还必须用更严重的错误来遮盖。此时,我们惟有退而求其次。为人性的怯弱寻找一条底线。 
犯错,无论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,都必须内疚,自省,即使无法立即改正,无法让人察觉。但对于内心的鞭挞却是必不可少的。 假使哪天你连这件事都做不到,那就离悬崖很近了。 
巴金的《随想录》里面,讲了一段过去斗胡风时候的情况,他说:五十年代我常说,做一个中国作家是我的骄傲。可是想到那些斗争,“文革”的时候那些运动,我对自己的表演,即使是不得已而为之吧,也感到恶心,感到羞耻。今天翻看三十年前写的那些话,就是巴金出面斗胡风的话,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,也不想要求后人原谅。巴金的伟大在于他不是一个强者,可是当他有一天脱离了这个压力以后,他会很勇敢地写出来。 
今天的你、我、他,或许也正因为承受着的某种压力,在被迫地犯一些错误。暂时无法修正。 但我希望,我们能永远清醒地认识到那些是错的,并在死之前,有朝一日也用忏悔的方式去换回本该属于自己的完整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