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周君

文/诗人侠客/来源: 《祺文》第三期编辑: w88手机下载app转载请标明出处
阅读:52
分享
——鲜花凋逝在即将联考19天的冬日,飞去了28岁年轻的青春
新年的第(一)天上班,大家都在忙碌各自手上的活,安静,一切如常!突然,办公室传来号啕大哭的声音,原来是离诗人不远处负责SOURCING的L姑娘,我们都被这突来的哀恸的哭声吓坏了,大家都站起来,面面相嘘,“怎么了”“怎么了”,她又不肯说,只是抱着电话哭,终于5分钟后,她平静了,我,此时也站在她旁边,她对我说:“ZT走了”,现在是轮到我震惊了,居然是他,真没想到,前阵子还活蹦乱跳,九月份还问我备考MBA事宜,就在07年的倒数第二天,走了,带着他MBA未遂的梦想,带着他模三不错的成绩,带着他年轻的生命,从人间消失了,虽然未曾谋面,但他的意外离开还是给了我们太多的难过!
他,二十八岁的青年。
走过了此前的鲜花,走过了他阳光的岁月。正如他的笑容,他的幽默,总是给别人亲切。
却没能走出07最后的两天,凋逝在去年最寒冷的冬天。
他,九月还曾向我咨询如何备考去哪报班?让我和老刘商量点优惠,让大头鱼多点照顾。
从浦东精品到徐汇模串,他在努力,他在学习。却不知狼疮的红斑,已经埋伏在他的身体。
他,十一月已经身体盗汗。心力憔悴,开始虚弱。却选择了坚持,放弃了治病的良机。笑着对陪伴自己的母亲说,考完再看。
谁能想,人却倒在年度交替的门槛。
他,一心只考复旦。说史带楼是他的梦想,李达三是他的期盼。岁月无情的剥走了他生命的力量,寒冷残忍的折断了他梦想的翅膀。
一个年轻而鲜活,揣着自己梦想,离开了周边喜欢他、惦着他的人群。
如果人生有什么缺憾,莫过于此了;如果人生有什么苦难,  也莫过于此了。
难过的是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份心酸;难过的是,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那种长叹。
走好吧 ,周君
也许能碰到财大的师兄
你们不再寂寞
安息吧,周君
那个世界没有疾病
没有纷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