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可以再来一次

文/拎壶冲/来源: 《祺文》第三期编辑: w88手机下载app转载请标明出处
阅读:67
分享
(一)
该死,又是堵车,每天下班华强北总是被堵的严严实实,这里的交通是该整治一下了。
棒棒棒棒!(贝多芬的命运曲)手机响了?都下班了还有谁找我?
“喂!谁啊!”我显然不太高兴。
“是拎壶冲吗?我是泰祺的刘自立啊,交大的面试结果出来了,你知道吗?”
“啊?啊!我不知道啊,出来了吗?”
“你的准考证号是多少啊,我帮你查。”
“好的,你稍等下。”我翻开手机中保存了大半年的准考证号,小心翼翼的报给了刘老师。
“你等下哦,我帮你看看。”刘老师带着很职业的语气说到。
“你的准考证号没错吧,是*****吗?”刘老师带着疑惑的口气问道。
“是啊,没错,就是这个!”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里,把车开到路边先停下,生怕激动起来踩错油门。
“啊,交大的淘汰名单里没有你啊,恭喜你被录取了!”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很职业,显得那么的波澜不惊。
“是吗?真的吗?太好了!谢谢刘老师啊……”后面说了什么我已经忘了,就知道开心的几乎跳起来。
开窗!我需要新鲜的空气!
带着轻快的脚步,走在回家的路上,故意把车里的音乐开到最 大声,尽情的宣泄与释放着。考MBA虽不像原本想的那么难,但其间付出的努力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。在知道面试结果的那一刻,背负一年之久的包袱终于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一年以前……导演,麻烦把镜头切到一年以前的场景。灯光、音响各单位注意了!一年以前开拍!啪!
“最近忙啥呢?是不是有新的女朋友了?”电话那头的朋友调侃着。
“没有,我基本上属于老大难了,也不指望什么,过几天去参加一个相亲会,碰碰运气吧!”我无奈的说到。
“现在女孩子要求都高,没有个研究生文凭的,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有。”朋友继续调侃着……虽然知道朋友是在调侃,但还是说到了我的痛处,本来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想去考研的,可是当时的女朋友说,希望我早点工作,这样可以更早的独立,还能结婚,生孩子……于是我放弃了继续学习,转而来到深圳,开始和女友一起打拼。
也就在一年不到的样子,当我工作刚开始有点起色的时候,女友突然坚决的要离开我,我没有多问原因,实在也不想知道,我明白自从来到深圳,女友就一直对我很冷淡,现在要离开,个中原因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天要落雨,娘要嫁人!随她去吧。
对!考研去!去完成我一直以来的梦想!可是我已经工作了很多年,再回到学校读书吗?似乎又放不下现在的工作。于是到处打听……MBA?工商管理硕士!好像不错啊,可以在职读。对,就考它了,反正现在的公司有不少也是MBA。看他们平时个个都挺牛的,干脆我也去考一个。到时候看谁牛吧。怀着这样的心态,在网上开始搜索有关MBA的各种信息,“泰祺MBA举办高校招生免费讲座”呵呵,要去听听,无意间搜到那么有用的信息。
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,我匆匆赶到兴华宾馆,门口是一个小眼睛、酷酷的男生接待了我。
“你好,是来听讲座的吗?”
“是的,这里是MBA高校招生讲座吗?”
“对,请在这里签名!”小眼睛男生带着职业的笑容,客气的说道“这里还有一份免费的资料,您可以看看。”
嘿,有免费听,还有免费拿,真的很不错啊。
讲座的内容我已经想不起来了,只记得中间我笑了很多次,感觉讲的真的很不错,而且对高校政策都分析的很透彻。原来泰祺是一家MBA考前辅导机构,以前准备考研时知道有不少考前辅导,考MBA当然也一定是了。当我表示我还要再考虑一下再报名上辅导班的时候,小眼睛男生显然有些失望,张开了嘴半天才说了一句“那好吧,没关系的。”同时递上一张名片,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“刘自立!”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开始记住这个小眼睛、酷酷的男生。
说实话,后来我又去了几家辅导班上听课,最终决定还是选择泰祺吧,各方面都还让我觉得踏实,于是,下定决心,去泰祺下订单。等再次来到泰祺的时候,已经是4月,他们已经开班了。
 
卡!
导演:今天就到这里吧,我们收工了,明天继续,拎壶冲啊,你表演的时候还要再投入点,知道不,看人家小青年演的多好,你啊,表情做作,略显浮夸,尤其在你接电话的那段,NG了好几次,连台词都记不住,以后还想不想在演艺圈混了,回去再背背,记住了吗!
拎壶冲:知道了,导演。我回去再对对台词,揣摩一下主角的心里。
 
(二)
导演:由于今天另几位主要演员的档期问题,我们先拍后面一场。
拎壶冲:导演,我昨天晚上背的都是第二场戏的台词,怎么突然拍后面了呢…… 
导演:闭嘴!我是让你把所有的台词都背下来,你今天要是拍不好,就给我走人,***,靠关系上来的演员就是烂。那个谁,对!就是叫你,拜托!以后找演员也要找个专业点的,靠关系来的一律不要!知道了吗!
工作人员:是,导演!
工作人员:拎壶冲!你想不想干啦,不想干趁早走人知道吗,你再和导演顶嘴,我也保不了你了。
拎壶冲:…… 
导演:好了,各单位注意!3周前开拍啦!啪!
 
2008年的春节已经过去很多天了,交大分数线还是没有出来,也只有耐心的等等了,虽然我的成绩不差,但没有确切分数线的消息还是不敢肯定。今天收到一条短信,告诉我本周六在青年学院有一场关于交大的面试讲座,我已经知道这是泰祺办的,据说泰祺在上海和交大的关系很好,经常有些内幕消息。马上就要面试了,这样的讲座是一定要去听的。
青年学院这个地方我很熟悉,但似乎又离我很遥远,我不知道未来的两年半,我是否能和这里结缘,要命的是现在连分数线也不知道,对分数线的恐惧加上对面试的迷茫,带着这样的心情我走上了4楼。
“小青年!哈哈,又看到你了,最近还好吗?今年的招生怎么样啊?我帮你推荐了好几个人哦。”看到小青年,我总是特别的亲切,于是主动上前问候着,套着近乎。
“拎壶冲来啦,今年招生还行,你考的不错,面试要抓紧啊!”小青年依然带着职业的微笑。
“这位是……”我猛然看到站在小青年边上帅帅的高个子。
“他是我们深圳地区新来的负责人——大头鱼,等会就有他来给我们做讲座!”小青年说完便转头应付别的人去了。
“大头鱼?”不认识,我第(一)次见到他,个子是挺高的,除了有点帅也看不出什么啊。
“大头鱼,你好,我是拎壶冲,我这考分上交大有没有问题啊?交大面试是怎么样的?你们会不会有内幕啊?能不能帮我走走关系呢?我可是泰祺的忠实学员哦。你们和交大关系好,预测一下今年的分数线会是多少啊……”我连珠炮似的问着。
大头鱼微微低下头,耐心的听着,眉头时而紧锁,时而又舒展开来,几次想张口说话,但都没能插上。等我把一大串问题说完了,大头鱼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的这些问题,我马上就会讲的,请先在教室坐一会儿吧。”
咦!我猛然发现大头鱼竟然还有两个大大的酒窝,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,竟然有两个极其可爱的酒窝,简直就是奇观啊,神奇,太神奇了!看大头鱼应该也有三十出头了,理的整整齐齐的分头,一副很干练的样子,身材十分魁梧,穿着一套合体的深色西装,虽然没有带领带,但也可以认为是个青年才俊吧,鼻梁上架着副半框的眼镜,显得格外斯文和成熟。只是笑起来的时候,两个大大的酒窝特别有意思,本来我认为只有女孩子才会有酒窝的,也可能是因为我曾经爱上过一个有酒窝的女孩子吧,所以我对酒窝特别的敏感,现在竟然看到一个成熟的男人脸上也长着一对可爱的酒窝,嘿嘿,太好玩了…… 
我边胡思乱想着边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,讲座很快开始。大头鱼讲了什么,我现在也忘了,感觉挺专业的,而且就是针对交大的面试,大头鱼的口才也十分了得,中间我又笑场多次。现在我算服了,泰祺老师口才一个比一个好,而且都很专业,这都怎么练出来的?没话说了,报名参加面试辅导吧。希望我能上线并面试顺利。临走了,我还想和大头鱼套套近乎,管它有没有用呢,礼多人不怪么,和大头鱼保持好关系,总没错的。
“大头鱼老师,你家在哪里啊?”我实在也没什么话说了,开始拉起家常来。
“哦,我家在上海。”大头鱼很意外我会问这样的问题。
“那你来深圳,你的老婆和孩子怎么办,也来深圳了吗?”我继续有一茬没一茬的问着。
“哦,我啊,我还没有结婚呢,也没有孩子。”大头鱼很不好意思,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,低着头,显得很腼腆,说话声也轻了很多。
“哦?!还没结婚啊,那女朋友总有了吧。”我似乎来了兴趣,继续追问着。
“啊?”很明显大头鱼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但又看在我是忠实的学员份上不得不回答“哦,应该还没有吧。”
“什么叫应该还没有啊!你一定有喜欢的人了吧!哈哈!”我得意的笑了笑,看到大头鱼脸都红了,心想实在不能在再问下去了,说了声再见便转身离开。走到电梯口又望了一眼大头鱼,看他还站在那里郁闷呢。哈哈,看来我也挺强的么,为啥以前不去当记者呢。
正式面试还有2周就要开始了,阿弥陀佛,上帝保佑!中国菩萨,外国神仙,我这里一并拜过了,大家保佑我能被交大录取啊。
 
卡!
导演:今天就到这里,收工了!拎壶冲你今天比昨天要好。回头夜宵你请。
拎壶冲:哦,好的,导演您想吃啥?
导演:随便吧,对了,我喜欢吃鲍鱼,这个你知道的哦,随便,随便,我不挑的,你问问摄像、录音、制片还有剧务吧,看看,他们想吃什么?
“大龙虾、石斑、神户牛肉……”
剧务:拎壶冲,他们可真黑啊,要的都是贵的,我真的随便吧,给个鱼翅捞饭就行。
 
(三)翘课风波
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早上,照例要去上课,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起床,脑子乱哄哄的一片,实在不想再看到数学中那些奇怪的符号了。于是在床上痛苦的挣扎,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找个理由不去上课呢?已经好几周都没有好好休息,不是工作就是上课,这样的日子今年是不会出头了。对,还是翘课吧,管他的呢,缺的内容回头再补呗。前几天Heidi说有电影票想和我一起去看,恩,就是今天吧,机会不能错过,也许就此能成一段佳事呢。
Heidi曾经是我的一个客户,认识她一年多了,我们的关系一直保持的很好,前些时候她失恋了,总想找人陪。于是我就成了那个陪吃饭,陪聊天的主。对,就在今天吧,趁翘课的机会再和她套套近乎。
“Heidi,我是拎壶冲,今天有空吗?你不是说有电影票吗,要不一起去好吗?”
Heidi显然没有睡醒,竟然还问我是谁?然后说了段外星人才能听懂的话,就挂了。不用说了,她还在“昏迷”中,显然和周公的牌局还没结束呢。才八点不到,是有点早了,都是上课给害的,搞的现在精神抖擞,却不知干些什么。
嘀嘀,嘀嘀……
有短信?谁那么早啊,是Heidi醒了吧,嘿嘿,和周公的牌局那么快就结束了。
——泰祺MBA友情提醒:本周日上数学课,请带好……
不会吧,那么早泰祺会发短信来提醒我上课?难道是他们还有心灵感应器?天啊!太不可思议了吧。
我嘟囔着,心里还是不愿去上课,我想过了今天就和Heidi去看电影。于是索性打开电视看起来。一直到2周后我才知道,不是泰祺有心灵感应,而是我的手机接受延迟了,什么破手机么。
大约1个小时左右,Heidi的电话终于来了:“拎壶冲啊,刚才是你找我吗?有什么事吗?那么早就吵醒我?”
“Heidi,今天有空吗,你不是有电影票吗,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吧,晚上我请你吃饭!”
“哦,不好意思,我今天刚好约了朋友去逛街的,你不是上课吗?怎么有时间了,要不我们下次吧,反正电影票不会过期的……”
郁闷!算啦,不去拉倒,无事可做的周日实在是无聊,看来只有去上课一条路了。没办法,重新翻开短信,根据泰祺的要求带好了书,跨着书包上学去。这一路上,除了太阳当头照,花不笑,鸟不叫的,默默的来到兴华宾馆,已经是10点半了。
“拎壶冲,今天迟到了,快进去上课吧,今天老师讲的东西很重要。”教室门口还是小青年在那里,他看见我面无表情的样子,于是带着酷酷而又温和的表情和我打了个招呼。
我随便附和了一声,便开门进教室座下了。不用说了,教室投影上早已经密密麻麻的爬满了令我头痛的数学公式和符号,数学汪老师用他那带着湖北口音的普通话解释着其中的关系。我直到中午下课时才明白过来今天讲的是数列。中午和学习小组的同学随便对付了一顿,又猛喝了两杯咖啡,下午才略有清醒,开始正式进入上课的状态。
直到过了有好几个月,就在我MBA考试的时候,我突然在考卷上看到了一道十分熟悉的数学题,猛然发现,这道题似乎就是那天我想翘课未果后,汪老师讲过的原题啊,哈哈。在确认了就是原题后,我直接填上了答案。同时庆幸那天还是来上课了,如果不来,就我的数学能力,还得连蒙带猜了。我对自己很了解,我人不聪明,学什么都慢,但我记性特别好,只要我听过的看过的,一般都很难忘记。哈哈,这次赚大了。
导演:摄像,现在给拎壶冲一个特写。拎壶冲!坐在椅子上,下面是你的独白!
拎壶冲:各位准MBA的同学们,也许现在你们已经开始上课了,也许现在你们也有象我当时那样的烦恼——上班,上课,没有休息。但是,请你们大家相信我,考MBA重要的是坚持,还有信心。其实算起来,备考的时间不会太长,一般也就大半年,但就在这段时间里,你所付出的和得到的一定会成正比。当你曾经努力付出过后,在第二年就会是一个丰收的季节。
我在备考的时候,也曾经想过退却,想过放弃,但我自己不断的提醒自己:不抛弃,不放弃。这不但是《士兵突击》的一句话,也是我能考上MBA的信条;当然不光是我,还有我们小组成员之间相互的不抛弃,不放弃;还有泰祺各位老师对我们的不抛弃,不放弃。我才能在今天自豪的走上MBA的殿堂。我相信,只要大家都能看准目标,坚定不移的走下去,每个人都会成功,每个人都能成为MBA!
导演:卡!好不错,今天就到这里
拎壶冲:导演!我还有一句话,憋老半天了,也请拍下来,谢谢!
导演:麻烦,快说,就一句!
拎壶冲:好的。
我只想说:感谢泰祺,感谢各位老师,我最感谢的是刘庆梅校长、小青年老师和大头鱼老师,还有我的学习小组的成员,因为有了你们,我今天才能顺利被录取;因为有了你们,我才能坚持下来;也正式因为有了你们,我的未来将会更加辉煌,真的谢谢你们,谢谢大家了!
导演:怎么像是在领奖?今年的金鸡百花奖还没颁呢。你小子就练开了。没的说了,今天的夜宵还是你请。
 
(四)小组聚会
平淡的生活还在一天天的反复延续着,上班、下班、吃饭、睡觉,交大这边还没开课,泰祺的课早就已经结束了,无聊又一次占据了我大半个灵魂,有时不禁在想,泰祺为什么不开个MBA入学前的适应班呢,好让像我这样的有个精神寄托。
自从上次在论坛上公布了我的QQ号,共有3个泰祺的老师加了我,一个是大头鱼,还有二个是南京的美女斑竹。很奇怪小青年为什么没有加我?说实话,我对小青年的感情是最深的,每每想到他,我依然心怀感激之情。
昨天看到大头鱼的QQ个性签名:“怎么像是死不彻底的僵尸,还要不停的挣扎。那些蝇营狗苟的事快些远离我吧。”很不明白,问了大头鱼,他闪烁其词后便不再回答,想想也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就像大头鱼问我究竟是谁,而我永远不会告诉他真相一样。因为这是只有我和小青年才知道的秘密。还是把思绪回到备考的时候吧,我觉得那个时候是最值得回忆的。
大概是在10月的一个周末,又是上课的早上,依然是不肯早起。昨天辛辛苦苦的作了一晚上内容香艳的美梦,今天醒来居然全都记不起来了!人生的悲惨莫过于此。可惜!可惜了啊。我从梦中醒来,翻个身继续沉睡下去。
有人说睡眠就是一门艺术。那谁也别想阻挡我追求艺术的脚步!连小青年也不行。让我在艺术的海洋中再遨游一会吧,我一直认为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。
这时,小组的同学发来短信问我在干吗?什么时候去上课。我说在睡觉,今天可能不想去了,让他们自己随便吧。1分钟后他们回我竟然说:“生前何必久睡,死后自会长眠……”,郁闷,这还能睡的好吗,起来上课去吧。本来今天是希望象猪一样的生活一天的,全泡汤了。放学后,和小组的同学一起吃饭,席间谈到各自的理想,问我的是什么?我脱口而出:“别和我谈理想,戒了!”
一同学还不死心,问我小时候的理想,我回答:“10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长大后可以拯救整个世界。15岁的时候幻想自己是地主家的少爷,家有良田千顷,终日不学无术,没事颈后插把折扇,一手拿着茶壶,一手提着鸟笼,脸上贴着狗皮膏药,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去为非作歹。”见到各位都面面相嘘,不知所云的样子,实在是好笑。没想到他们还真信啊。一同学很严肃的说:“拎壶冲,我们集体帮你征婚吧!你的条件是什么?”
“A:活的,B:女的!”
“如果让你和未来的另一半说上一句话,那是什么呢?”
“孩儿他娘,咱这辈子还有很多事要做呢,别耽误功夫和我玩捉迷藏了,赶紧蹦出来吧”
“讨厌死了,你个拎壶冲,一句正经的都没有。”我们的大姐终于忍不住发话了,接着,我们谈到了什么是幸福,大姐说她和老公加上儿子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最幸福;组长说他的女儿叫他爸爸的时候那种感觉最幸福;我们的老小说他到女朋友家吃饭,被当做贵宾的感觉最幸福;我说我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最幸福……
切,没有一个人相信,大家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。
“你对幸福的理解是什么?”老小这个时候不知哪来的深沉,问道。
“什么是幸褔?幸福就是猫能吃到鱼,狗能吃到肉,奥特曼尽打一些小怪兽!”我继续调侃着。
“那你觉得你现在过的怎样呢?”老小来劲了。
“如果幸福是浮云,如果痛苦似星辰。那我的生活真是万里无云,漫天繁星……哈哈!”我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。组长摇了摇头,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“可怜的娃!”
于是,接下来的话题就全部围绕在我的身上展开,而且是感情问题,我最不喜欢谈感情了,于是说到:“就算我是一只癞蛤蟆,我也决不娶母癞蛤蟆。”
“人家天鹅也不要你啊”老小总是在最不该说话的时候发出声音。
“你在马路上看到美女,会不会多看上几眼呢?”大姐还是那么的八卦。
“当然会,在街上看美女,目光高一点呢就是欣赏了,目光低一点呢就是流氓了。现在我发现我的目光是越来越低了,哈哈,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人认为是流氓,请各位告诉别人,我曾经纯真过哦。”
“你认为自己帅不帅呢?”组长怎么对这种话题感兴趣呢?
“我有自知之明,我一点都不帅,甚至有时认为我自己是丑的,嘿嘿,千万别等到人人都说你丑时才发现自己真的丑哦。所以千万别说我帅,我这个人你们都知道,给点阳光我就会腐烂的。”
“怎么感觉你现在越来越像个问题青年,也许时间会改变你的想法吧。”组长边吃边说着“大家还是快吃点吧,菜都凉了。”
……
吾生也有涯,而吃也无涯。不想多说什么了,多吃点是点。就这样8点还不到,我们的小组聚会就结束了。 
回家时又走了一遍华强北,在赛格门前发了一会呆,5分钟;
看卖艺的唱歌,3首;
走过卖窃听器的身边6回;遇到卖盗版碟的12个;
在人海中穿行,和自己聊天30多句;
原来我和我都感觉很累了,只是一个我想回家,而另一个我想继续出去玩。
就这样盲目的又走了一会,直到一个朋友打电话约我晚上10点去喝酒。
酒吧这个地方我去的不多,不太喜欢那种喧闹的环境,在酒吧我感觉是种堕落和颓废的表现,但想想在大街上发呆不也很颓废吗,于是心里就好受很多。我最喜欢点的还是TEQUILA 和VODKA,仿佛只有这样才比较过瘾。
“生活啊!就像宋祖德的破乌鸦嘴,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。”朋友边喝酒边感叹着“现在有钱的是爷,欠钱不还的是大爷啊!”
“得了,你长的跟个肉包一样就别怨狗跟着了!”
“哈哈,我们不要和地球人一般见识,来拎壶冲,我们继续喝,干!”
……
临了,我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叫我来喝酒。反正他买单,我无所谓啦。
回到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,我还是习惯这种孤单的生活,因为我觉得孤单仿佛是一个人在狂欢,而狂欢则是一群人在孤单而已。